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纪律条令 >

为什么新条令重新鼓励军人上街穿军装这名军人的回答

归档日期:09-26       文本归类:纪律条令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在我并不太出色知识储备中,这个世界上自古以来只有两支军队明文规定过现役军人不准着军装上街。

  其中一支军队是埃及军队。当时第三次中东战争之后,由于埃及军队在战场上表现极渣,战争一打就一溃涂地,丢失了极为重要的领土西奈半岛。此战之后,埃军脸面扫地逼格尽失,受到国内各界的极度鄙视,甚至发生过官兵着军装上街后被老百姓围观殴打谩骂的情况。有鉴于军民关系如此严峻,于是埃及军队就有上街不能着军装的规定。当然埃军官兵自己明白,这是个令人不齿并迫于无奈的规定。

  而彼时,亚洲另一头的一个国家军人应该会是埃军极度羡慕的对象。那时,有一位年轻阳光爱帮助他人的士兵刚刚殉职不久,这片土地上涌动着向这名士兵学习的热潮。那时,每一名穿着军装的军人身上似乎都映衬着那名士兵的微笑,而“为人民服务”也成为了他们深入骨髓的自觉。受此影响,当时的军装是年轻人们最热衷最流行的衣着服饰,“吃菜要吃白菜心,嫁人要嫁解放军”的流行语,也成了老百姓发自肺腑的对这支军队官兵的热爱。当然对军人自身来说,这是对这个职业荣誉感爆棚的源泉。我们能想象当时一个军人一身军装走在大街上,会受到来百姓爱戴和年青人羡慕的眼光,这一定令他非常非常骄傲。

  我前面是不是没说另一支明文规定现役军人不准着军装上街的军队?是的,不用奇怪,另一支不准着军装上街的军队就是这支军队——中国人民解放军。2002年解放军四总部出台新修订的《内务条令》,明文规定:军人非因公外出,应当着便服。这句规定几乎禁止了绝大多数军人身着军装出现在军营和训练场以外的场景。当年一身军装做好事的雷锋无论如何不会想到,他牺牲四十年后,他那种“好人好事”的方式在某种程度已经成为违反条令的行为,令人唏嘘。

  为什么这支曾经那样备受赞誉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会实行沦落到历史最差时埃军相类似的规定?有关部门当然会振振有词说出若干理由,其实我不想争辩啥,我只想说我和军装的故事。

  我小的时候实在云南一座军营里长大的,那时候南方边陲的硝烟依然弥漫,父亲也上了战场。由于他很长时间不在家里,于是在我幼小记忆中,父亲这个概念是模糊的。终于有一天,父亲和他的战友们有次从战场上回到营区。我记得,那天,他们穿着整齐的军装,军容严整,口号嘹亮。母亲抱着我挤在人群中看着汽车载着士兵们鱼贯归来,泪流满面。而老百姓们也兴高采烈群情振奋:“看,我们的队伍打赢归来了。”

  其实我爸是个挺温柔的人,但很奇怪,穿上军装他立马就变成勇敢威武的英雄。他回来时那一个场景在我生命中永生难忘。很多年以后我爸给我说,那场仗其实挺残酷,他很多战友都回不来了,他们在猫耳洞里待的其实也很狼狈邋遢。但凯旋那天,所有活着的人都把军装洗净穿上,整洁无比——因为他们想让老百姓看见,他们是用这样光鲜无比的形象用鲜血捍卫了祖国。

  嗯,是的,军人穿军装一定是要给老百姓看的,因为军装代表了一种天然的使命。这是我想说的第一个故事。

  打完仗不久我爸便转业回了老家,一个小县城。地方的工作收入并不高,所以偶尔,母亲会利用空闲时间出远门到省城去进些货卖补贴家用。那时候交通不便,老家到省城要坐5、6个小时长途公交。有一次,我跟着母亲一起坐车。那种老式的长途车又挤又闷,恍惚中,有个矮个子海军军装也挤上车坐在了最后。去省城的旅途闷热而又漫长,鼾声此起彼伏。不知什么时候,车突然停下来,然后从车门上来个满脸横肉彪形大汉,右手插在兜里,兜里似乎有个长长的东西。经历过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人,应该对“车匪路霸”这个词印象深刻。不错,这个人就是,他兜里玩弄的,是一把刀。危险已经来临,有些人察觉到了一脸惊恐,有些人浑然不知还在酣睡。突然,那个小个子军装突然站起,一脸怒气的盯着那人。那一刻,我突然知道了目光如剑这个词的含义,因为几秒之后,那个满脸横肉的大汉便悻悻的退下车去。

  旅行得以平安的继续,车厢内的鼾声仍然持续着,但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们纷纷朝这个小个子军装投去了倾佩的目光,因为他的存在令人们感到了安全。军装小个子却一下子脸红了,悄悄的缩回了座位。我猜也许他本来就是个腼腆的人。

  嗯,是的,军人穿军装是要给所有心存邪恶的人看的,因为军装代表一种强大的威严。这是我想说的第二个故事。

  终于有一天,我长大了。按照父母的愿望,我进入南方的一所军校,成为了一名军人。军校的生活紧张而又压抑,和同龄人比,我们会缺少很多生活的乐趣。

  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军校寒假。放假离校之前,母亲专门打来电话叮嘱,让我穿军装回来。说实话我觉得挺傻逼,本来就一个红牌没啥值得显摆,但终究拗不过母亲,于是穿着军装出发了。坐火车那天大街上人特别多,发车时间还早,我走在的大街上,享受着告别已久的城市喧闹。正当我急迫的走着的时候,迎面一位颤颤巍巍老人,突然眼神迷离,然后就在我眼前重重的摔倒在地。

  是的,我碰到老人在我面前摔倒了。当时,已经有了无数关于碰瓷的传说,也有无数媒体暗示告诫倒地的老人不能扶。当这一幕发生的时候,一些身边的人迅速躲开,远远地望着那位在冰冷地面上痛苦的老人或者看都不看一眼就从他身边走过。而如果我不是穿军装,按照我本来的性格,也许真的会一样做个看客。你相信吗?可穿着这身军装,我就觉得有无数目光在盯着我,那些目光中有雷锋,有张思德,有黄继光,也有现场的老百姓们。于是我独自走上去,扶起了老人到一边的坐下,然后找到老人的手机拨打了120和他最经常联系的电话。

  老人家人很快就赶来了,随后急救车也赶来了。老人的家属抓着我的手感激涕零:原来老人有严重的心脑系统疾病,经常晕厥。他们表示了感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是的,你以为会有讹诈,我也做好了准备面对讹诈,但当我鼓起勇气去面对时,我发现,原来有良知的人还是占这个世界的大多数。感谢身上的军装给我尝试的勇气,感谢这次尝试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其实仍然美好。

  后来坐了40个小时的火车,我终于回来家。母亲看到一身军装的我,第一次在我面前激动的涕不成声。她夸我太帅了,比我爸当年都帅。我信。

  嗯,是的,军人穿军装也是给自己看的,因为军装还会给我们一种责任、一种荣耀、一种力量还有一种信仰,只有军人才能感到。这是我想说的第三件事。

  1973年10月,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的埃军成功突袭了西奈半岛上的以色列军队,打破了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并在这场战争结束后,恢复了埃及的完整领土。战后,埃军取消了不许穿军装的规定,终于得以扬眉吐气穿着军装走在大街之上。

  2018年4月15日,解放军发布新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试行)》《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条令(试行)》《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列条令(试行)》(统称共同条令),其中取消了“军人非因公外出应当着便服”的规定,明确“军人非因公外出可以着军装,也可以着便服”。

本文链接:http://jimicorner.com/jilvtiaoling/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