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季莫费耶维奇 >

陈文华先生评俄罗斯油画

归档日期:07-30       文本归类:季莫费耶维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俄罗斯油画在世界美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孕育了许多杰出的艺术大师和艺术作品,同时亦对中国的近代艺术尤其是近代美术教育的创建和发展产生了极其重大的影响,在中国油画的发展历程中具有至关重要的历史价值。8月9日—30日,俄罗斯油画大师精品展在北京桥艺术中心展出。展览为观众带来包括特卡乔夫兄弟、梅尔尼科夫、阿历施尼科夫、弗明、叶列梅耶夫、索罗明、瓦欣、卡柳塔等艺术大师的重要作品,一起回顾和重温经典的俄罗斯油画艺术。

  作为中国最大的陆上邻国,俄罗斯同样拥有饱含深厚历史底蕴的悠久文化。俄罗斯油画起源于18世纪彼得大帝时期,由于其横跨欧亚的特殊地理位置,使得俄罗斯油画在艺术风格上兼有东方和西方两种迥然不同的文化色彩。而俄罗斯油画最为显著的精神气质乃是自19世纪下半叶以来形成的以批判现实主义为代表的现实主义绘画。这种深沉、大气、厚重而富于浓厚人文主义精神的绘画理念一直是俄罗斯艺术家艺术创作最为重要的精神根源。他们热爱现实生活,关注个体真实的体验与情感,用高超精湛的技艺生动地描绘周围的世界,无论是肖像、风景、静物、生活场景,都散发着亲切而浓郁的生活气息,丰富真挚的情感以及富有亲和力的现实精神。

  俄罗斯油画艺术还与中国有着不解的渊源。由于特殊的时代原因和历史背景,俄罗斯油画艺术(主要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风格)对中国近代油画,尤其是中国近代美术教育的创建和发展产生过重大影响,在中国油画的发展历程中具有至关重要的历史价值。包括靳尚谊、詹建俊、肖峰、侯一民等在中国现当代艺术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一代油画大家,在其艺术生涯中都深受俄罗斯绘画的熏陶和启发。

  这次展览得到了著名俄罗斯油画收藏家陈文华先生和伊蕾女士的大力支持与热情帮助。他们从自己多年珍藏的作品中挑选出部分佳作,为观众带来众多艺术大师的百余件重要作品,让观众有机会徜徉在这些优秀的艺术杰作当中,一起回顾和重温经典的俄罗斯油画艺术。同时,正值奥运盛事期间,展览也积极呼应2008北京奥运“人文奥运”的核心诉求,用艺术架起一座超越一切障碍、心与心之间的桥梁,连接并促进全世界不同民族、信仰、文化背景的人民之间的相互认识、了解与信任,为实现“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这一全世界人民和谐共存的美好心愿作出积极的贡献。

  大自然造化了世间万物,创造了所有生命。我们人类,便是大自然的杰作。人类依恋大自然,以自己的智慧和创造回报、赞颂着这个赖以生存的大家园。这种和谐,构筑了一部分几千年的文明史。

  人们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几个世纪以来,数不胜数的艺术家们以自己最真挚的情感去描绘大自然的博大和永恒。在人类文化的宝库里,表现大自然这一主题的作品更是浩如烟海、灿若繁星。艺术家的创作虽然取材于自然,但他们的作品决不仅仅只停留在一般意义上的对自然景物的再现和解释,而是作者内心世界的表露,是发自灵魂深处的至情,是艺术家生命感悟的境界所在。

  风景画是以自然景观为创作题材的。它不仅仅是地貌环境的图谱,而应当是艺术家对大自然的深刻感受和理解,是情景交融的形象表现。画家捕捉自然中的美,而又以娴熟的艺术技巧将这种美充分表现出来,创造出有景有情的境界,这就是风景画的意境。意境犹如作品的灵魂,它使人领悟到艺术的真谛,感受到艺术家对自然的真诚与热情,以及充满着生命的韵律、优雅的情致和富于想象的节奏。

  风景画是外来的名称,中国传统绘画中称之为“山水画”。山水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珍宝,在我国已经有悠久的历史。据说早在东晋时代就有了独立的山水画。流传于世的山水佳作,展示了山水画在千百年中发展起来的各种风格、流派、表现手法,无不显示出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那一幅幅雄浑苍劲、气象万千的山河图景,无不透露着浓浓的民族情结。这些传世珍品不仅仅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也是世界文化的宝贵财富。历代名家以他们高深的文化学养和独特的艺术技法,为后人留下了不可估量的绘画遗产。他们的作品内涵丰富,诗意盎然,是“万趣融其神思”的“畅神”之作。时至今日中国山水画依然焕发着勃勃生机。

  17世纪的欧洲,随着经济的繁荣,也带给艺术家以繁荣。这时,平民画的荷兰画诞生了。荷兰风景画的发展是人们对乡土的热爱与朴素的唯物主义思想相联系的。画家们善于用灰调子表现空气和景色的氛围,常在看似普通的景色中表现诗意和美。雅各布·范·雷斯达尔、霍贝玛等是风景画家中的佼佼者,他们的画风对后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英国的水彩画与风景画在经过18世纪的不断探索,发展到19世纪上半叶,经历了自己的黄金时代。水彩画自由地运用到表现自然景色上,也随之出现了一些代表性的风景画家。其中最负盛名的是约翰·康斯太勃和约瑟夫·马罗尔德·威廉·泰纳。康斯太勃是富于创造性的风景画家,在艺术上也是印象派的先驱。他的作品认真不苟、工整细润与浑然大气是融合无间的。泰纳的作品别具一格,着力于表现不平静的自然界。他总是以绚丽缤纷的色彩、纵横驰骋的笔触,包含着浪漫主义的激情,把大自然的幻变展现在画面上。英国的风景画对于欧洲绘画的影响是深远的。

  19世纪40年代,一大批现实主义的风景画家带来了法国的风景画的繁荣局面。他们对欧洲传统的风景画进行革新,观察和研究自然界的风云变幻,用画笔描绘大自然壮丽的景色和内在生命。于是,产生了一种朴素自然的风景画派——“巴比松画派”主要成员有:卢梭、迪亚兹、杜比尼、柯罗、杜普列等。卢梭的画细腻而深厚,富有乡土气息。他注重光线的变化,以此表达大自然内涵的情绪的扬抑。杜比尼喜欢描绘峡谷、河流,他长期致力于光和空气的表达,他的风景画秀丽而明净。柯罗既表现宁静、优雅的景致,也画大自然中的运动。他的画使人感到生命的脉搏,看到艺术家的想象与自然界瞬息变化的结合。

  印象主义是很有特色的画派,它注重艺术表现手法,发挥油画色彩的优势,表现光色的微妙变化,把大自然美好的光感和悦目的色彩呈现给观众。它在绘画上开辟了探索外光描绘的新领域。印象派的诞生,出现了马奈、雷诺阿、莫奈、德加、毕沙罗等一大批大师。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是莫奈。克洛德·莫奈天生喜爱大自然,他是一位开创性的风景画家,用大自然赋予的灵感与才华,陶醉在光和色的世界中。毕沙罗是喜欢田园生活的人,他画了许多出色的田园风景。他的万年体弱多病,无法外出写生,常常临窗眺望巴黎市景,画了许多街头景色。

  后印象派强调画家对事物的主观分析,抒发作者的自我感受、主观感情和情绪。塞尚、高更、凡·高等都是以强烈个性作画的巨匠。塞尚是一位善于思考的在艺术上有独创性的画家,他的作品给人以沉着、冷静的感觉。凡·高的作品里包含着对生活的激情,他把宇宙的一切都表现出一种无休止的运动旋律,充满着神幻的力量。

  19世纪60年代俄国批判现实主义美术,对东欧以及我国都产生过强烈的影响。俄国巡回画派的作品是19世纪后期世界美术发展史中最辉煌的篇章之一。由于它艺术上的革新举措和以先进的美术思想为指导,直接关注和反映俄国的社会生活,对俄国现实矛盾的揭露广泛而有深度,在19世纪后期的美术史上,异军突起,别开生面。这个画派拥有一个思想进步、实力雄厚的画家群。风景画在巡回画派的创作中得到了很大的发展。风景画名作异彩纷呈。阿·柯·萨符拉索夫的《白嘴鸟飞来了》、《索柯尔尼基的麋鹿岛》,弗·阿·华西里耶夫的《潮湿的草地》、《牧归》,伊·伊·希施金的《麦田》、《松林的早晨》、《松林》,伊·柯·艾瓦佐夫斯基的《海岸·告别》、《虹》,库茵芝的《北方》,瓦·德·波连诺夫的《园中池塘》等,画风或朴质、醇厚,或恢宏、壮阔,或精细、温馨,但富有对故土的亲情和眷恋。风景画大师列维坦的代表作有《春天·大水》、《金色的秋天》、《深渊旁》等,以诗意的抒情,表达出自然界内在的情绪,列维坦是集俄罗斯风景画优秀传统之大成者,把19世纪后期的俄国风景画推向高峰。

  俄罗斯绘画艺术,对中国艺术的影响是积极深远,不可磨灭的。中国观众在面对俄罗斯绘画时,都有着一种亲切、复杂、激动的感觉。为了能更好地了解当代俄罗斯油画艺术的概貌,推进新世纪下中俄油画艺术的交流、研讨,展示俄罗斯油画艺术家的艺术成果,在2010年6月初夏之际,由潍坊商业银行、潍坊坊茨美术馆、北京欧艺得美术馆共同策划举办“俄罗斯油画名家风景画作品展”专题酒会。本次展览利用商业和艺术的结合,以会员制的形式,通过对作品的欣赏、观摩、专家座谈等一系列的活动,让更多高层人士去了解、欣赏、享受俄罗斯艺术的魅力。这也为炎热的夏季带来了一抹惬意。这些作品中,有的明丽清新,其抒情诗般的语言静谧而舒缓;有的雄浑激越,犹如交响乐章,那雷霆万钧的气势,显示出不可征服的力量;有的则在庄严的凝重中透出深沉与忧郁,流露出对生命的思考。充分体现了俄罗斯艺术的发展及其在世界艺术史上的重要地位,具有极其重要的学术意义、观赏以及收藏价值。这些作品风格各异、色彩浓郁,不仅表现了俄罗斯的风土人情、自然景色及油画艺术的独特魅力,也体现了俄罗斯油画艺术家崇高、自然、真实、完美,忠于现实主义精神的崇高态度。作品中那些洋溢着恬淡、幽怨的意境,在当今紧张、压抑的现代都市生活中,使我们从纷繁杂乱的尘嚣中得到释然,又回归自然的天地之间,享受那份自在的惬意和慰籍。

  陈文华(b.1981)出生于广东省阳江市。2004年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美术系,获学士学位。2008年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现为职业艺术家。在信息量一日十年的今天,用意想不到但又情理之中的方法表达自我创意、情感和对社会的态度,都需要在表达(单向)和交流(双向)之间、心灵和现象之间、自由和想象之间寻找到一种平衡。广东青年艺术家陈文华的作品正以这种潜行的力量默默探索。从2003年至今,他的名字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各种当代艺术展览中。对媒介材料的迷狂、天生的艺术敏感和社会洞察力,骨子里的一些叛逆和倔强,调和进成长过程中的矛盾、彷徨,艺术创作道路的孤独、迷惑,变成了这五年来陈文华艺术创作的主要色彩:红黄蓝的退却和黑白灰的跃进。“格子”作为画面的一种空间,又被各种探出的灰色脸孔打破、撕裂,既有表面动态的平衡,又有内在挣扎和固守,一种潜在的对自由的追问从画面中走了出来。于是,格子、框框、大色块、灰色都成了陈文华绘画语言中的元素。

本文链接:http://jimicorner.com/jimofeiyeweiqi/164.html